凭感觉众包:中国智能可穿戴设备能走多远?

越来越多的开发者认为,可穿戴技术已经实现了将智能技术带入普通消费者日常生活的美好愿望。因此,中国出现了“众筹热”。先扔几块砖给大家看:

WeLoop Blackie已经在众筹网站上呆了40天,第一次预售持续了30天,仅基准测试就达到了1000台。它被称为“中国众筹最高的智能手表”。深圳独立品牌GYENNOONE的一款手镯上市前,在全球第三大公开募款网站Pozible上,从27个国家的1274名支持者那里获得了104.5万元人民币。

为什么没有大规模生产的技术产品可以筹集资金?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概念”的哗众取宠的游戏。有些人还认为这是粉丝们因为“感觉”而自愿付账的现象。但是这些见解都已经离开了科学技术的领域,属于价值领域。坦率地说,我不同意这种价值观。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一个是产品问题。没有令人惊叹的产品设计,也没有真诚的价格指导。第二是产品以外的问题。利用粉丝的狂热宣扬资源、市场、渠道和刺激消费是不道德的。只要你的产品真的摆在桌面上,价格真的令人信服,那么我绝对不会谈论它。碰巧在中国出现的怪圈是这样的:如果你有好的“感觉”,我将不得不面对冷漠的“脑粉”。人性的弱点将被发现,“感情”可以伪装出售。最令人遗憾的是,它压制了真正专注于产品的工匠。

中国式的智能可穿戴设备的众筹,90%以上巧借“情怀”玩了“白手套白狼”这一招,屡试不爽!

“自制”意味着零成本或更低的成本。资源匮乏的中小企业的“众筹”确实是一个翻身的大好机会。众包的成功意味着赢得资金和种子用户。最重要的一点是解释市场接管的产品和故事,即感受。看看中国通过Kickstarter在海外对智能硬件的众筹,我们或许能够更真实地还原“中国式”众筹背后的问题。

Kickstarter,支持愿望,这种使命感实现了许多项目。仅在2013年,人们就筹集了4.8亿美元。目前,Kickstarter已经有164,539个项目获得了众筹,智能手表Pepple已经筹集了1,000多万美元。然而,Kickstarter从全国各地招募了216名玩家,包括一些游戏外围设备。

智能硬件项目,如智能手环占大多数。可以看出,国外有很多众筹项目,国内项目也选择了“崇洋媚外”。2014年,最早进入众筹的公司之一点名时间撕掉了众筹标签,成为第一个智能硬件平台。是不是因为外国不能“入乡随俗”?中国的国情不言自明。

支撑者“屌丝化”,为别人的妄想买单潜在的贸易价值有待评估。

支持者变成了“屌丝”。这里的屌丝并不代表情感色彩,而是清晰地定义了用户属于中低端用户的位置。中国的极客只占人口的很小一部分,如果他们能省钱并能看热闹,受欢迎的消费者就会加入进来。因此,京东支持者“布衣”的存在是合理的。点名时间改变其模式也是有意义的。感情消退。首先,用户的平均水平总体上有所下降。其次,每个人的交流时间变得更加分散,因此不可能给用户带来更多的附加值。在现阶段,智能可穿戴设备仍然是少数群体的产品。国内2/3的众筹产品完成率已经很高。然后,通过众筹可以实现大规模生产。即使平民都是黑人,在逃票事件中爆发口水战的可能性也没有考虑在内。我们必须认真考虑,公民要为支持者的妄想付出代价。产品优化甚至迭代升级的最初目标实现了吗?否则,众筹的直接结果只是一批“一次性”供应品的生产和库存的增加。

上一篇:三星超级Fitbit成为全球第二大可穿戴设备制造商
下一篇:智能手表太重了吗?有了这项技术,它可以变得

网友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