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医疗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创始人Jawbone开始自助

颚骨转型可能需要放弃纯硬件思维,在模式上进行更多创新,植入用户,提高粘性,以挖掘用户的价值。

作为可穿戴设备的前创始人,Jawbone的未来命运仍然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虽然有点落魄。

据外国媒体报道,颚骨正准备从可穿戴产品向医疗保健转型。未来,公司将为专业医疗机构引入硬件和永久服务绑定模式。至于交易方式的转变,截至本文发表之时,记者尚未收到Jawbone公司的正式回复。

托云研究所(Tuo Yun Institute)的可穿戴设备分析师蔡卓认为,Jawbone可能希望利用从可穿戴产品中收集的数据作为基础,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推进医疗卫生领域的转型。

转型医疗健康 智能可穿戴设备鼻祖Jawbone展开自救

“如果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疗保健产品,已经有相当多的玩家,Jawbone没有核心竞争力,也没有品牌价值。为了达到专业水平,Jawbone需要时间来投资推广产品的可靠性,并且需要FDA认证。初创企业的人才、技能、资本和品牌积累很难取得成功,因此与大型品牌制造商合作是其更好的目的地。如果没有大公司的支持,考虑到Jawbone目前的环境,它可能会在1-2年内裁员或关闭。”蔡卓透露。

黯然离场?

2011年,以蓝牙耳机和扬声器为主要产品的公司Aliph发布了UP系列健康手镯产品,并在统一年正式将公司名称改为Jawbone。当时,对可穿戴设备的追求正从硅谷蔓延到全世界,而颚骨被视为这一类别的先驱。

然而,市场竞争是残酷的。在与菲比特的竞争中,菲比特将其竞争优势联系在一起,而颚骨则走向衰落。根据国际数据公司的报告,2016年第三季度,智能可穿戴设备市场增长3.1%,总销量为2300万台。排名前五的公司是惠誉、小米、嘉明、苹果和三星。曾是世界第二大卖家的颚骨已经从榜单上消失了。

事实上,颚骨的逆境并没有持续一天。在经历了一系列问题后,比如输给菲特专利战、与合同制造商伟创力的诉讼战、全球裁员以及高管流失,这只广受欢迎的独角兽据说正在考虑出售。尽管谣言被否认,但它的持续衰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从诞生到现在,Jawbone共获得了近1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投资者包括摩根大通等。然而,颌骨的财务状况目前处于困境。最新一轮融资于2016年1月完成,价值15亿美元,是峰值的一半。去年春天,投资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 Group)估计,颚骨的价值只有3亿美元。

易观分析师赵子明认为,Jawbone的产品在向后兼容性方面做得不好,这表明从头设计的APP与前代产品不兼容,这让很多粉丝感到失望。此外,仍有一些功能无法实时跟踪,而且外观落后。

蔡卓认为,可穿戴产品很少有专注于产品的技能。颌骨很早就开始了,并取得了良好的结果。后来,由于产品问题,它被召回。Fitbit不仅仅是产品,它赢得竞争的主要原因是它成功地提升了品牌知名度,并通过向消费者传达清晰的产品定位逐步树立了品牌形象。

在蔡卓看来,虽然整体手镯市场的增长率不太好,渗透率仍在缓慢上升,但价格较低的产品是主要产品。未来,附加值将流向手表,更多制造商的产品线将从腕带扩展到手表,市场将覆盖高端和低端市场。

转型医疗健康

据国外媒体报道,颌骨规划流程的B2C模式提供医疗保健产品和一系列相关服务。政策小组是临床医生和医疗办公室。该公司不再坚持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智能手环,而是希望扩大利润提升空间。此外,Jawbone正在寻求新一轮投资。

作为回应,其原有的贸易模式将发生巨大变化。据了解,其未来的贸易模式将符合奥马达的雄心勃勃的同志。Omada是一家提供数字健康服务的公司。它通过个人培训、智能生物识别跟踪和组装、社交聚会和在线课程,为受到慢性病威胁的人提供数字化健康尝试。申请费用与用户的暴露程度有关。

“在将消费电子产品转变为医疗和健康类别的过程中,对临床医学的理解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包括医疗类别中的消费者行为、消费电子产品中嵌入的临床医学参数的选择以及医疗团队在诊断结果判断背后的主导地位,所有这些都是消费电子产品遇到的问题。”中投公司燃烧知识咨询(burning knowledge consulting)执行董事汪文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从消费电子产品向医疗保健转变的过程中,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人体健康大数据监控的准确性和对复杂情况的科学识别。这种困难将导致用户对监测数据的不信任,而误差较大的数据将进一步影响后续的可操作性。要将可穿戴健康设备收集的数据应用于实际医疗操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或者消费电子产品可以从用户容易理解和有效使用的模式切入。例如,Omada大数据模式更多地是基于通过控制饮食和活动来改善用户的身体状况,这些饮食和活动易于被公众理解,但在实际行动中并不有效,从而间接地实现了对各种高风险疾病的预防,并且在这种模式下更容易被用户理解和接受。通过对用户行为的治理,最终的预防目标是可以实现的。这种贸易模式是可行的。”汪文华示意道。

在他看来,Jawbone的转型可能需要放弃纯硬件的理念,在模式上进行更多创新,培养用户,提高粘性,从而挖掘用户的价值。

蔡卓认为,这样的模型需要越来越精确的身体数据,内部算法需要由医疗机构来确定,而且时间和投资成本都太高,这使得它成为主流问题。“Jawbone的独特优势在于其从硬件转型开始做生意时的原始客户群。然而,颚骨没有相关的专业技能和能力,也缺乏反应能力,因此很难顺利返回。”

上一篇:苹果手表2017年交付1800万台,同比增长54%
下一篇:河北实施科技、冬奥、智慧、崇拜和仪式活动强

网友回应